汚草莓视频深夜释放自己

神辩鬼才!

黄炳坤、华春生……甚至是随行的进行程录制的央视记者们,心中对刘子夏那可真是充满了敬佩啊!

刘子夏不仅仅是华夏知名的音乐人、演员、导演……就这张嘴都特别地能说。

真不知道他这脑袋究竟是怎么长得,怎么就能有这么敏捷的思维还有辩驳能力呢?

“刘先生,我们霓虹国也有很多明星队我们本国贡献很大啊?”

柳井贤人很不甘心地说道:“中岛美雪女士,我们霓虹国流行音乐的惦记着,霓虹国殿堂级歌后……”

“柳井先生,哪个国家还没有位殿堂级人物了?”

刘子夏打断了柳井贤人,继续说道:

“不说别人,就说站在你面前的黄老,就是我们华夏流行音乐的奠基人,更是我们华夏很多娱乐人的老师,这样的人物,你能说没有粉丝?”

“当然有了!”郎文星这个时候说道:“只要是我们华夏大众,就没有不知道黄老的,没有不崇拜黄老的!”

“既然各位说,刚刚那些学生们崇拜的偶像,对你们华夏有贡献……”

三口雄一郎盯着刘子夏,说道:“刚刚那些粉丝都是冲着刘子夏先生过来的,那不知道刘先生对你们华夏有什么贡献吗?”

唐筠乔清新如夏花纯美迷人

你不是说,那些人崇拜的偶像都对华夏有贡献的吗?那好说,你又对华夏有什么贡献?

三口雄一郎这家伙,还真是够阴险的。

这种问题问出来,刘子夏能自己去回答吗?

他自己去回答这个问题,就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这边可录着像呢,到时候一剪辑播出去,不是闹笑话了吗?

再说了,在刘子夏看来,他对于华夏而言,真的是没有什么贡献可言,也就没什么说的了。

“惭愧,我……”

刘子夏正要说话,黄炳坤那略带着一丝苍老,但是无比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子夏从出道以来,创作了很多很有社会正能量的歌曲,鼓励着曾经在黑暗中沉沦的年轻人,重新对生活升起了希望。

子夏开创了‘华夏风’,为我们华夏带来了一种新的,完能够代表华夏音乐的曲风!”

“子夏所创作的《封神演义》、《西游记》,填补了我们华夏关于道教、佛教的一部分空白,更是开创了新的神话小说模式。”

华春生紧跟在黄炳坤之后说道:“他所创作的《月月的晚安故事》,已经有多个故事被收录到了学生的课本里面,作为教材使用!

除此之外,这部作品里面的很多故事启迪了我们华夏,甚至是世界,很多孩子们的智慧。”

“每年,子夏都会向社会捐赠上千万的资金。”

郎文星冷冷地说道:“这些资金,有些用于建造希望小学、有些用于贫困山区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请问三口先生,这算不算是对我们华夏有贡献?”

“如果这还不算的话,我们还能够补充!”

林学峰在后面说道:“当然了,你们也可以认为我们是在说谎,是在蒙骗你们!无所谓,只要我们知道这些都是事实就行了!”

三口宏一对刘子夏的调查,仅限于他出道之后所做出来的那些成绩,以及都经历了些什么。

具体他赚到钱之后做了些什么,又对娱乐圈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三口宏一的调查报告上还真的没有。

所以,在听到黄炳坤他们的话之后,三口雄一郎等人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那感觉,好像真的要滴出水来一样!

“咳咳……”

一时间气氛尴尬的有些可怕,平山治这位交流团的团.长,只能干咳了两声,硬着头皮说道:

“各位,够了,当然够了,没想到刘先生竟然做出了这么多对华夏有贡献的事情,是我们错了。

刘先生,还有各位,真得是不好意思,还请各位能够原谅我们,实在是对不起!”

一边说着,平山治很干脆地面对刘子夏来了一个90度的鞠躬,那可真是一躬到底了!

刘子夏倒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干脆地服软了,下意识看了周文强一样。

结果看到周文强正在超他点头,他顿时知道这是叫他借坡下驴,给霓虹国一个面子。

想想也是,这才刚到青华园就整出了这样的事,还有一天的时间要一起待着呢,总不能老黑着一张脸,两个团队谁都不搭理谁吧?

想到这里,刘子夏摇了摇头,说道:“平先生,请起来吧,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国家做了些什么贡献。

在我看来,这些事情都不过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并没有觉得是贡献什么的。

我这个人其实很简单,但求问心无愧就够了!”

“问心无愧?做到这一点真的很难!”平山治愣了一下,说道:“刘先生的想法令我佩服!”

“其实这一点很容易做到,就看是不是真的顺应心中的想法去做。”

刘子夏摇了摇头,说道:“对了,平先生,我劝你还是约束一下团队里的人吧,有些时候盲目说话或者出头,都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这几次明里暗里,有关文化方面的争端,其实都和平山治没什么关系,都是下面人在撺掇、搞事情。

特别是那位三口雄一郎,刘子夏是真的很讨厌这家伙!

平山治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是再说谁,不过整个团队都是三口雄一郎做主,他又能说什么?

“各位,前面就算进青华了,我带着你们去转转吧。”秦戎风见这边解决的差不多了,就提出了建议。

这时候郎文星突然说道:“秦校长,请等一下!”

“嗯?”秦戎风等人,都回头看了过来。

“平先生,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并不是您,三口先生和吉本先生,难道不应该因为这件事情向子夏道歉吗?”郎文星还在为刘子夏鸣不平。

三口雄一郎等人,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没想到郎文星还揪着这件事不放。

平山治脸色也不太好看,不过这事确实是他们率先挑衅,总应该有个态度才对。

所以在听到郎文星的话之后,平山治往后挪了两部,轻轻拉了三口雄一郎和吉本良介的衣服一下。

两人都是大公司的老总,原本觉得能够好好奚落一下华夏人,没想到他们竟然被‘反杀’了。

现在,还得主动向对方鞠躬认错?

这对他们来说是耻辱,但是在这场文化之争中,他们确实是输了,输了就得有个样子!

深呼吸了几次,三口雄一郎强压下怒火,来到刘子夏身前,大声说道:“非常抱歉!”

吉本良介也是有样学样,只不过声音就小了一些。

刘子夏摆摆手,说道:“算了,都是小事,不过下次还请三口先生调查清楚了再说话,要不然很容易出洋相的!”

听到这话,三口雄一郎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