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盒直播破解盒子免费

黄道舟一脸疑惑,问道“我正在奇怪呢?这大热天的,有事干嘛不打个电话,用得着跑一趟呀?”

“在电话里说不方便。”

“什么事啊?还神秘兮兮的!”

黄道舟一个星期前就已经把局里意图扩张液压元件厂的计划跟黄瀚说了。

黄瀚认为是大好事,为了坚定秦局长支持黄道舟的信心,难得有一次把沈建华一家子请来家里的机会,怎么能不利用好?

他特意找来液压元件厂,就是准备让黄道舟去局里邀请秦局长明天中午去家里陪沈建华吃饭。

“嘘!你不要声张,现在就去物资局,悄悄的告诉秦局长,请他明天中午去我家喝酒,要让他保密,还要叮嘱他一个人骑自行车去。”

黄道舟不傻,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因为黄瀚前天关照过他,让他这个星期最好不要出差,说不定沈书记会来家里做客。

他当时不怎么相信,因为黄道舟也是三水县有级别的干部,有关于沈书记的传说他知道得不少,根本没听说过沈书记出席任何私人宴请。

黄道舟惊问道“你难道真请动了那一位?”

“嗯!沈书记一家三口都去!”

“哎呦喂!你也太能给我长脸了,我这就去局里。”

美艳女生像花儿一样的灿烂

急脾气的黄道舟立刻跑进厂门口的自行车棚,推出自行车走远了。

陈春松和王向春见一向沉稳的黄厂长被儿子拉着耳语几句,立刻急急忙忙跑去拿自行车,都一脸懵逼!

王向春问道“这事什么情况呀?”

“我安排黄道舟同志去物资局办点事。”

“你安排你爸爸办事?你真能吹!”

黄颦道“王向春同志,我哥哥从来不吹牛,安排我爸爸办事怎么了,他还安排钱镇长、沈……”

黄瀚更加捂住黄颦的嘴道“低调、低调,千万记住了,以后这些话不能乱说。”

王向春和陈春松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才避免气氛尴尬。

黄瀚笑问“陈春松同志,我听说你在部队里拿过散打奖项?”

“嗯!拿了两次营部二等奖,一次团部三等奖。”

黄瀚挑起大拇指恭维道“了不起!”然后话锋一转问道“那你现在功夫有没有落下?”

“还行吧!一直在练着。”

“太好了,我也喜欢拳脚,一直在练拳,哪天我请你去我们学校,我有两个保镖也会些拳脚,你帮着指点指点?”

“你?你过了暑假才读五年级吧?”

“对呀!怎么了?”

“你还有两个保镖?”

“嗯啊!是我的两个同学,成天不离我左右,跟保镖差不离!”

王向春笑了,“原来也是两个小学生啊!”

黄瀚瞧了瞧瘦不拉几的王向春,笑到“他们都十五六岁了,看上去比陈春松都壮实,练了足一年军体拳,如果跟你打架,一个人可以撂倒三个你这样的。”

马上就要去广东,黄瀚不知道成文阁和钱爱国到底有多能打,钱爱国吹嘘他没练武之前在巷子里一个就能打三个,现在应该能够直接打趴下五个高中生。

成文阁不爱吹牛,但是每一次跟钱爱国对打都打赢了。

黄瀚当然不可能让两个孩子受伤,亲自做裁判,点到而止。

切磋的场地上都会垫上保护垫,拳头上缠上毛巾、脚上穿解放鞋或者白球鞋。

这一种对抗往往都是在体育课进行,同学们都看得津津有味。

也有十几对一直跟着黄瀚练拳的同学互相格斗,周五一和刘爱民、王宇、孙强几个也都练了近一年,同龄孩子早就打不过他们。

但是他们根本打不过成文阁和钱爱国,在实验小学也找不着第三人跟他俩对打。

黄瀚自己上也不行,因为受限于体重、身高的限制,不玩阴招此时根本打不过他们。

比武切磋,又不是生死搏斗,哪能用下三滥的手段?因此黄瀚也赢不了自己教出来的成文阁和钱爱国。

这年头的孩子不娇贵,玩的游戏有些狂野,“斗鸡”、“官兵抓贼子”等等都是激烈的身体碰撞。

也是因为这个时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甚至于出现一个砂石堆都会引起男孩子的兴趣,一部分人守着砂石堆,一部分人往上冲,进行对抗“攻击山头”。

摔倒了滚多远,爬起来继续往“山上”冲的男孩子比比皆是,这时吃了痛也不会有人哭鼻子,丢不起那人。

黄瀚组织练拳的男同学对抗已经成为了实验小学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不仅仅是男同学,女孩子也喜欢看。

后来不少同学们都知道黄瀚不吹牛,因为只要是块头跟黄瀚差不多的同学,跟黄瀚对抗一分钟都做不到,铁定躺下。

现在遇上了一个部队里转业的散打好手,黄瀚当然希望钱爱国和成文阁跟人家多对抗几次,增加打斗经验。

听说两个孩子块头不输于自己,一直在练武好久没跟别人对打过的陈春松来了兴趣,问道“他俩真练过?”

“真练,而且天天练,练了一年多,我教的!”

“你?”

“不信啊?”黄瀚立刻摆开架势打了一趟军体拳,问道“动作有问题吗?”

“嘿!真行啊,动作很标准。”

“我们学校有十几块跳马时用的保护垫,我准备垫十几个平方的场地,请你跟我的两个同学来几次实战对抗。”

“这……”

黄瀚故意笑着激将,道“嘻嘻!你是怕被我的同学打趴下没脸见人吧!没关系我们悄悄的进行,不会有人知道。”

王向春乐了,道“这乐子可大了,我一定要去看看,要是陈春松真的被一个小学生打趴下了,我肯定去‘事竟成饭店’摆一桌,好好犒劳那两个小兄弟。”

陈春松道“你就这么希望看见我出丑?”

“嗯啊!我打不过你,在外面出差总是挨你欺负,最喜欢看到有人给你一顿胖揍。”

“行,你记住了,下次出差你再被小流氓围住了,我肯定在旁边瞧热闹。”

“别啊!我这不是开玩笑么,再说你哪能打不过一个小学生啊!”

黄瀚道“那不一定,我那个叫成文阁的同学比陈春松至少高五公分,块头比他大多了。”

陈春松果然被激将法刺激了,道“下一周星期二早上九点,实验小学门口见!”